您的位置:首頁 >政民互動>公眾問答> 公開信件內容

信件內容

來信情況
信件標題 此“貧困”政府該不該幫
來信人 吳** 來信日期 2017-11-07
信件內容
  貧困,不能磨滅人的斗志,只有人性才是讓人沉淪的根源!我相信諸位政府官員們大多數也都是寒門出身,都是通過自己的努力和社會以及政府的幫助而改變自己的命運。我是吳樹彬,如今的我是第二次上訪。在上一回的縣長信箱中上訪中,非但不能解決我的實際問題,倒讓我聽出了一種,我在無理取鬧的弦外之音。我的問題是:“一個沒有文化且只上過小學三年級的,常年累月在一個甚至不能算是工廠的工場務工,獨自撫養兩位孩子從小學直到大學的學業費用的單親母親的單親家庭能不能算得上是貧困戶”。或許你們看到這封信后仍舊會認為我是在無理取鬧,可是世界上有多少人擁有過,擁有過這種一年到頭沒有父愛母愛的日子?其實我還算好,我依稀記得我6歲之前父親的輪廓,面帶滄桑,體型消瘦,不是很高,但應該也是個成熟有魅力的俊俏男子。可妹妹卻從不知道父親是什么,因為她從來沒有感受過。
  縣溪政府給我的解釋是這樣的:一、我們家三口人沒有一位是常住于地宅村,吳樹彬(也就是我)常年在湖南永州上學、母親常年在廣東、妹妹常年在吉首上學(可他不了解的是,我妹妹今年八月份才去吉首上學,八月份以前一直在第二中學,新一屆的低保戶在16年已經確立完了)。沒有常住人口?;二、政府給出的(對于現在低保對象家庭都是在本村(居)委會轄區內居住生活,家庭無勞動能力,家庭人員身患重殘、重癥,家庭人員因家庭負擔過重無法外出勞作生活的特別困難家庭。),難道一條可以否定?我記得有一條是受災、子女上學及補課抗拒的情況是可以申請的;三、(政府給出的從2016年第四季度頒布最新低保政策以來,你家庭從未交過一份低保申請書到村里,沒有在村級低保評議大會上進行評議。)我只想說我從未聽到過這個低保戶需要申請,在我們村都是村干部包干!最重要的就是既然村干部知道我們家庭情況為何會不通知我們?讓我們交一份申請呢?這是不是可以判定為他的失職?
  因為這一份低保戶的缺失,我在學校非但沒法享受到國家的資助(國家資助是一個學期三千)妹妹在學校也不可以申請國家助學金。在以前,我和妹妹每個學期都會有受到國家資助或者社會人士資助,今年完全由我母親一人承擔。我真的很可憐我的母親!她已經48了,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人,為何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刻卻失去了政府的幫助。
辦理結果
辦理結果

吳先生:

好!您反映你家庭未能享受最低生活保障待遇存在異議的問題。我們進行了認真的調查,現對你所反映的問題答復如下:

  1. 反映的主要問題

你家庭未能享受最低生活保障。

二、調查情況

針對你所反映的問題,我們進行了認真細致的調查:

按照《湖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印發〈社會保障兜底脫貧對象認定工作方案〉的通知》(湘政辦發〔2016〕56號)規定,農村低保對象分類標準:

A類:貧困家庭中主要勞動力完全或基本喪失勞動能力、無經濟來源,無法依靠產業扶持和就業幫助脫貧的家庭(具體參照社會保障兜底脫貧家庭標準);

B類:因重病、重殘、智力殘疾、災害及意外事故等原因造成家庭成員基本或部分喪失勞動力,家庭支出負擔沉重影響基本生活的家庭且生活條件特別惡劣,貧困程度較大需長期保障的家庭;

C類:困難家庭中喪失勞動能力且單獨立戶的成年重度殘疾人、脫離家庭在宗教場所居住三年以上(含三年)的生活困難的宗教教職人員和生活困難靠家庭供養且無法單獨立戶的成年無業重度殘疾人。

家庭實際情況為:吳樹彬,男,20歲,有勞動能力;楊生紅,女,49歲,有勞動能力;吳子聰,女,16歲,有勞動能力。

全家三口人,皆有勞動能力,與以上政策不相符。另你戶長期以來與奶奶陸金娥、叔叔吳順榮共同生活,一直以來你們兄妹倆由他們和你母親共同撫養。

低保評議工作均通過戶申請—村評議—鎮審核—縣審批的流程進行的,各階段均按要求進行了公示,不存在由村里包辦的問題。

三、處理意見

綜上,根據你家庭的實際情況,不符合《湖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印發〈社會保障兜底脫貧對象認定工作方案〉的通知》(湘政辦發〔2016〕56號)規定中的任何一類,故未將你家庭納入最低生活保障范圍。如果其他問題請與鎮民政辦聯系,感謝您的來信。

                                                                

                                                                   縣溪鎮人民政府

                                                                   2017年11月15日

婷婷五月色综合 婷婷五月开心五月色情 亚洲色婷婷婷婷五月 亚洲在线成色综合网站